最广为人知的美国大学排名是一年一度的U.S. NEWS 全美大学排名 National University。同时,US News 也会发布全球大学排名,正如我们所想的,哈佛、耶鲁、普林斯顿、斯坦福这样的知名院校都位列榜首。

事实上,当我们周遭有些人头次承认她或者他是一个哈佛毕业生的时候,我们有一个特地用语,叫做“Dropping the H-bomb”。(译者注:H-bomb 是氢弹的俗称,而哈佛的外语名字首字母也是H,“扔氢弹”来指代承认某人是哈佛毕业学生时给别人带来的特殊感受)但我敢打赌,在全美前60名的大学中,有相当多是大部分中国人从未听说过的。但这一些大学在美国的名气可谓是是家喻户晓。

举个例子,就说全美第20名的艾默理大学吧。我的两位中国朋友被艾默理大学录取了,我为他们感到无比的高兴。哪个美国人没听说过艾默理呢?但是他们告诉我他们非常担心,因为他们在中国还没有碰到过一个听说过艾默理的人。他们不确定这院校到底怎么样。(译者注:艾默理大学是一所位于亚特兰大的知名研究性大学,波士顿的哈佛-麻省理工和亚特兰大的艾默理-佐治亚理工是美国知名的两对互补短长的邻居大学)

当然,美国人在选择院校的时候考虑的因素会更复杂一些。我们可以通过分析美国人的教育资金支出情况来了解他们这一些考虑。比方说这个学生教育贷款机构 Sallie Mae 提供的关于美国家庭怎样承担大学费用的调察。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非常一部分的学费花销是由学生自已来承担的。因为按照美国的文化观念和法律传统,18岁以上的成年人都要独立生活,而18岁也正是相当多人开始上大学的年龄。同时,这也要牵扯到家庭经济方面的原因。因为非常多美国家长还承担着还房贷的压力,也许会有不但一个小孩需要送去上大学,或者父母自已的助学贷款甚至可能还没有还清。

实则,我很吃惊于这个调察结果中学员自己承担学费的比例是这么之低,因为我认识的所有朋友几乎都是自己承担自已的学费。他们或者有兼职工作,或者有学生贷款,或者两者都有。就拿我来说,我在院校宿舍担任兼职宿舍管理员,这份工资可以覆盖我的住宿和伙食费用。绝大多数我的朋友暑期会选择有薪酬的暑期实习经历,而不是在大学学习额外的夏季学期课程。(译者注:Resident Assistant 常见于美国大学,职责范围非常广,更像中国大学里的辅导员,而不是中国大学的宿舍管理员)

还记得当我申请大学的时候,我拜访了一位我的高中老师,关于大学的申请和选择,她给了我一条最好的建议。她说:“除非迫不得巳,否则最好别申请学员贷款”。后来我被多所大学同时录取,当我需要从中做出选择的时候,我听从了她的忠告。如果我的家庭每一年度为我申请教育贷款的话,我可以去一所知名的理工科私立学校。不过我选择了给我助学金的本州的州立大学。现在我已经毕业了,我真正了解了这条忠告的价值。跟我这些选择了名校的朋友相比,我跟他们挣的一样多,甚至还要更加多的,这并不是因为我更聪明,而是因为我选择了一个高回报的行业中。同时,我也不需要偿还十万美元的学生贷款。

了解到这些经济制约因素,美国家庭更倾向于选择物有所值的大学。若是你家就住在这个公立学校所在的州,那就可享受州内学员的学费减免待遇。通常而言,州内学生的学费是州外学员学费或者私立大学学费的一半。比如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州内学费是每年度$14985,州外学员的学费是每年$37863,而哈佛大学的学费则是每一年度$38480。这但是单纯的学费,不包含生活费、书费和交通费。在选择大学的时候,这是一个相当大的影响因素。

我还记得在我们申请大学的时候,我和我的高中同学们并不太关注这些院校排名。之所以这般,是因为我们讨论了这些排名是怎样出炉的。就在几年前,U.S. NEWS 不光公布大学排名的结果,还会公开排名所依据的各种数据(相当可惜现在的网站上已经没找着这些数据了)。我们重视到,有一些我们的大学朋友们极力推荐的院校排名非常的低,甚至于会有的都没有上榜。我们非常好奇,所以就图像化阐明了这些数据。我们发现大部分数据对最终的排名都有轻微的影响,但也总是有些统计学上的异常数据。有一项数据的排名几乎就是最后的大学排名,这项数据就是每一个学员的平均教育资金投入。比如排第1名的哈佛大学为每位学生在整个本科期间中的课程大约花费8万美元,而排第38名的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的这数字大约的为2万美元。很多记者也发现了大学排名跟各个学生的平均课程花费是基本一样的。有些网上的评估因此提出了质疑,究竟这些排名能够真正帮助学员合理择校,还是充满了不合理的偏见。

除了对于大学排名的方法的质疑,还有些人在质疑大学排名是否真的有用。华盛顿邮报的教育专栏作家 Jay Mathaws 详细的报道了一个关于大学的声望(含括院校排名等因素)和其毕业生工作15年后的年薪并没任何关系的调察研究。数据显示,有关系的是高中成绩,这一些在高中期间成绩类似的学员工作后的年薪也在同一水平。只按照工作后的年薪这一数据,你跟本不能分辩谁是常春藤盟校的毕业学生,谁是州立大学的毕业生。Mathews 认为,非常多学生足够聪明也足够有实力去这些名校,但出于各种原因,他们没得选去知名院校,而这并没有阻碍他们的发展。在择校的时候,需要考虑的因素太多太复杂,而众多大学所带来的众多选择更容易让高中生挑花了眼,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参观校园和由此带来的第一印象要远比媒体的大学排名重要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