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基建包括5G基建、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新能源汽车充电桩等科技领域的基础设施,教育、医疗等民生领域的基础设施,以及营商环境、服务业开放、多层次资本市场等制度领域的基础设施,这些领域发展空间巨大,增长迅速,经济社会效益显著,对上下游行业带动性强,在未来经济社会发展中将起到担大任、挑大梁的重要角色。

新基建带来的未来应用场景和商业模式价值惊人。以5G为例,未来5G将以万亿美元级的投资拉动十万亿美元级的下游经济价值。

5G 技术的日益成熟开启了物联网万物互联的新时代,融入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多项技术,成为推动交通、医疗、传统制造等传统行业向智能化、无线化等方向变革的重要参与者,将形成新一代信息技术的核心能力。

我国5G产业链加速成熟,从技术标准、解决方案、芯片、终端等四个方关键要素加快产业化进程。从基础设施、终端设备、应用场景,5G产业链逐渐清晰,在应用和消费者的推动下,未来五年全球5G用户将会达到十亿级别。

在5G技术研发和发展初期,最重要的环节是基础设施的建设,即5G基建,主要指负责接入网的5G基站及其配套设备的建设,包括铁塔、有源天线、射频器件、PCB(印制电路板)、芯片、光纤光缆以及光模块等。

主设备处于产业链制高点,话语权仅次于运营商,但远高于其他厂商。主设备商在整个网络建设中类似于总承包商的角色,为运营商提供完整解决方案,处于统筹地位。

有线侧主设备核心厂商包括华为、中兴通讯、烽火通信、阿尔卡特朗讯(诺基亚)、思科等。

市场研究机构Dell‘Oro公布了2019年全球电信设备市场排名,前五家企业的市场份额分别为华为(28%),诺基亚(16%),爱立信(14%),中兴通讯(10%),思科(7%)。

5G的基站天线振子候选方案包括半波振子(钣金/压铸)、贴片振子、塑料振子。塑料振子由于重量轻、低成本等优势,有望成为主流方案。塑料振子的制造包括注塑+激光工艺,激光工艺分为选择性电镀和LDS两种工艺。

华为的天线振子供应商由模具厂向天线厂转移,包括硕贝德、信维通信、飞荣达、东创精密、兆微等。

基站滤波器华为供应商包括灿勤、东山精密、大富科技、武汉凡谷等;中兴供应商包括世嘉科技、摩比发展、国人通信等。

低端覆铜板国产替代率较高,而中高端覆铜板产品主要由罗杰斯、泰康利、松下等外资厂垄断,单价数倍于传统产品。

随着5G基建规模起量,将带动光纤光缆行业需求回升。光纤光缆核心厂商包括亨通光电、长飞光纤、中天科技等。

5G将带来数千万只25G高速率光模块需求,如果每个宏基站配备10只光模块,国内5G前传光模块需求将超过5000万只,建设高峰期每年需求量超过1000万只。

5G概念主要由5G终端和5G网络组成,其中5G终端主要包括手机和物联网终端等。5G网络主要分为三个领域,分别与通信网络架构一一对应。

根据ITU的定义,5G的三大技术场景分为eMMB、mMTC以及uRLLC三类。eMMB是包含4K/8K超高清视频、AR/VR等在内的对网络带宽要求极高的增强移动带宽类业务;mMTC是指包括车联网、大规模物联网等在内的海量机器类通信业务;uRLLC是指包括智能驾驶、无人机技术等在内的超可靠低时延业务。

在近期召开的2021年全国工业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中指出,2021年将有序推进5G网络建设及应用,加快主要城市5G覆盖,推进共建共享,新建5G基站60万个以上。对比2020年5G基站新增数量,我国5G基础设施建设呈加速态势。

中国银河12月24日发布研报称,2020年起我国进入5G网络建设高峰期,建设高峰期预计持续2-3年,5G建网投入预期逐渐明确。2021年5G建设仍将是通信板块中最具确定性的部分,行业主线G产业链展开,由上游向下游逐步传导。